• 3
  • 2
  • 1
中医文化
您的位置:首页 > 中医文化 > 新安医学新安医学

《祁门胡氏骨伤科》

新安医学 来源: 2016-2-1 14:37:40 人气:1959

我新安一域,历代医家受儒风影响,对伤科医道不屑问津,因此“内科之书,汗牛充栋,外科之书亦夥”,唯“伤科之书不多见”,今得永久兄《祁门胡氏骨伤科》,展卷细读,收益良多。

胡氏伤科可谓新安医学中的一个重要流派,肇始于清末胡显君先生,后历经胡茂忠,胡友来、胡永久等四代人不断地传承、发展与创新,成为独具特色的江南骨伤一大重要分支。

我与永久兄说来应该有些渊源,一则祖父雪影先生曾在文革前流放于祁门,父辈亦多在祁门长大,深知祁门乃“御医之乡”、藏龙卧虎之地。二则我恩师定远公为武当淮河二十二代掌门,得武当伤科衣钵,与胡氏骨伤一少林,一武当,足以标杆新安伤科。

胡氏伤科是汲取、融汇和综合了多家学派的经验而成的,若究其源流,则属于“少林伤科”无疑,是在武术伤科基础上发展、丰富和完善而逐渐形成的。永久兄更是在前辈基础上披沙捡金,去瑜之瑕,将胡氏各代名贤心得合盘托出,这切实难能可贵。

“南尊武当,北崇少林”,少林伤科学派是祖国医学的一部分,其形成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,溶佛、武、医、兵等为一体,盛行于武术界和技击家当中。明·异远真人著《跌损妙方》是少林伤科第一本方书,奠定了少林伤科学派的基础。无论武当、少林,其学派成员多为武术家、技击家等“下甲人”,他们的传承十分严谨,现在看到的许多抄本,都有祖师殷勤叮嘱的警语——“千金不传”,也就是“非其人勿传”,往往择徒而教,世人鲜闻,研探亦稀。少林伤科的代表方主要有“少林寺秘传内外损伤主方”;及在此基础上化裁而来的“十三味总方”,少林内伤急救方药有“七厘散”“飞龙夺命丹”“地鳖紫金丹”等。方药精炼,用法独特,值得我们进一步去研究开发。

永久兄以“七厘散”持简驭繁,治疗诸般伤损,可谓得伤科三味。 据《良方集腋》载述:“此方传自军营,凡打仗受伤,屡有起死回生之功,而两粤云贵得此,调治斗般诸重伤,无不应手立疮,药固平淡,配制亦易,功效如铁扇散更为奇捷,诚急救之神方,济世之宝筏焉。”可见“七厘散”最早实传自军营,是治疗跌打损伤之要药,并具有卓著之疗效。永久兄将“七厘散”之加减变化,编为用药歌,实可为后学津梁。

从《祁门胡氏骨伤科》一书不难看出,胡氏伤科临床极其重视一个“通”字,即通气、通血、通瘀,永久兄有《“瘀血”的辩证论治》专论,匠心独运。

“下颌关节脱位”俗称“下巴跌落”,常用的手法复位有口内法、口外法、颌间复位法三种,永久兄创“口腔外单手复位法”,可见他对祖传医学继承而不拘泥,万变而不离其宗。

与永久兄不过数面之缘,谈不上推心置腹,然细读“四十余年行医路”一文,则知世家医学成才之路略同——“有大志、穷经典、跟名师、早临证”。

皖南徽州,古称新安郡,从晋代开始,历经唐宋,至明、清、民国时期,名医辈出、著述宏富、极盛一时,在中国医学史上被视为中国医药学的一个典型缩影和代表,并素以“南新安、北华佗”而名蜚杏林。

我“沛隆堂程氏”与“祁门胡氏”一同根植于传统徽州文化之沃土,亦是屈指可数、尚未失传的“新安中医世家”之一,与我们共同坚守这个阵地的,还有国医“张一贴”家族、歙县“黄氏妇科”家族、“郑氏喉科”郑氏家族、王健校长的“王氏内科”家族等。

身在新安中医世家,有外人不知道的艰辛,谁也不知道我们肩上的重担有多重。就祁门胡氏而言,我透过《祁门胡氏骨伤科》书后所附的诸多论文,看到了胡氏骨伤取得的成就,也看到了新安骨伤流派的希望。胡氏骨伤已然形成了系统的理论体系,独特的诊疗方法,丰富的医学内容,实用的正骨技术,堪称新安骨伤之巨擘。然这一切岂是永久兄一蹴而就的?

“源、立、传、承、变”是世家医学必经的道路,“胡氏骨伤”源于少林,立于清末,后历经胡茂忠,胡友来、胡永久等四代人不断地传承、发展,兼收并蓄现代骨伤的精华,在原来学术的基础上提炼出新的技法、发展新的思想,这其间不过“源、立、传、承、变”五个字,确是四代人、一百余年的艰辛,骨伤手法流派由于手法操作技巧,手法施力透达等特殊性,使它只能以口耳相传、师承亲授的方式,一招一式“手把手”的教授,只要一代有断,则万劫不复!

所谓术业有专攻,我行医三十年来,致力内科与妇科为多,于骨伤只能说稍有涉猎,于骨伤之学术,实不敢在永久兄面前卖弄。然而,同为世家后学,深知“宁教十手,不教一口;宁给千两斤,不传一口春”的旧规,有感于永久兄将一门精粹合盘托出之诚挚,冒昧后记,不知所言!

kf
yuyue
weixin